欢迎来到 信用中国(贵州)
[双公示]帐户注册 [双公示]系统登陆 意见建议 网站声明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信用动态 > 司法公信

文章搜索

南明区人民法院:“终本”不是“终点” “不能”绝非“无能”

发布时间:2018/09/14|来源:南明区人民法院|专栏:司法公信

分享到

 “什么?执行不能要终本?你们法官怎么能这样呢?我的钱还没执行到位就不管了!你们法官也太无能了!”很多当事人在听到自己申请强制执行的案子因执行不能被“终本”的时候,大多显得情绪激动,且无法理解,觉得自己被法院抛弃了,自己的案子也将被束之高阁,不了了之。其实这里存在一个很大的误区:“终本”并不是执行案件的“终点”,“执行不能”也绝非因为执行法官“无能”。

 法条告诉你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一十九条对其规定为:经过财产调查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在申请执行人签字确认或者执行法院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并经院长批准后,可以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依照前款规定终结执行后,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可以再次申请执行。再次申请不受申请执行时效期间的限制。

该规定为长期以来法院积压的大量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提供了正式结案依据,解决了一部分历史遗留案件何去何从的问题。让法院能将有限的执行资源投入到更有可能执结到位的案件中去。

案例告诉你

2016年5月7日,被告李某从原告马某处租赁了一台越野车,双方为此订立了一份《车辆租赁合同》,并在合同中约定了租金的标准及造成损失的处理办法。2017年3月7日李某还车,3月15日,双方对李某租车的租金及交通违法造成的损失进行清算共计30000元整。李某遂向马某出具欠条一张写明:李某欠马某30000元整,此款于2017年3月30日前先付15000元,尾款在2017年5月10日之前付清,结果李某因未按约还款被马某起诉至法院。经法院审理判决:被告李某应在判决生效后立即赔偿原告马某经济损失30000元整。判决生效后,李某不仅未偿还款项,还切断了与马某的联系,马某遂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法官接到案子之后,对李某名下的银行账号、车辆、不动产等进行了查询,均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且李某下落不明,执行法官对李某采取了限制高消费措施并将李某列入了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执行法官经与马某约谈,告知了法院现已采取的各种措施以及现在的现状,马某也表示自己无法提供新的财产线索,依照相关法律规定,经马某同意,法院依法对此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2013年12月,原告上海某测量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与被告某房开公司签订了一份《综合体定位策划咨询服务协议》,约定由测量公司为房开公司的某综合体项目提供定位策划咨询服务,协议中对报告的交付时间及报酬的支付方式分别作了约定,房开公司也按约定将首付款150000元汇入了测量公司的账户,测量公司按规定的时间启动了该项工作,并在2014年1月20日向房开公司提交了《某项目中期报告初稿》,同月22日房开公司对此提出了整改具体要求,2月11日测量公司提交了沟通稿,24日提交了《某项目期末报告》。但在这过程中房开公司认为测量公司并未按要求提供合格的报告,遂不愿支付剩余尾款。后经法院审理认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要求,虽原告提交的咨询报告不符合双方约定,但鉴于原告因此开展大量工作,并形成了一定的技术成果,因而由被告酌情支付原告资讯服务费200000元。判决生效后,房开公司并未按约付款,于是测量公司在2015年8月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当时经执行法官查询,该公司名下并无存款、车辆、不动产等财产,不具备执行条件,经采取一系列限制措施并与申请执行人约谈后,测量公司申请终结了本次执行程序。但这并不代表着这件事就此完结了,在今年开展的“雷霆风暴”行动中,执行法官们再次利用全国“总对总”查询系统对之前“终本”案件中的被执行人进行了查询,在这次查询中发现,该公司2018年1月在某银行开设了一个账户,上面存有大额现金,这就代表该被执行人现在已具备执行条件,负责该案的执行法官迅速联系了银行,依法依规对该账户进行了200000元的划扣。

图片2.png

图为执行法官奔赴在执行一线

法官告诉你

此种情况就属于比较典型的“执行不能”情况,当执行法官穷尽一切办法后,被执行人仍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且下落不明,此种案件只能“终本”,当然,“终本”只是给该案件按下了 “暂停键”,执行法官会在“终本”后5年内每6个月就对被执行人进行一次查询,只要发现有可执行条件,会立即恢复执行。

现在我们经常提到:很多当事人就误以为“执行难”就是“执行不能”,或者认为因为“执行难”才导致“执行不能”。这是大家对法院执行工作认识的一个误区: “执行难”是指法律文书生效后被执行人虽有财产可供执行,但是存在不能及时全部执行到位的情况,主要表现为被执行人抗拒、规避执行或转移、隐匿财产,导致法院查控困难;被执行人下落不明难以找到等,导致执行工作难以展开。而“执行不能”是指法院已经最大限度利用已有资源进行查控,并对被执行人采取了限制高消费、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措施,逐步限制被执行人活动空间后,仍然执行无果的情况。最高人民法院在执行管理系统中建立了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库,系统会定期滚动查询被执行人名下的全国银行存款、证券等财产情况,经查询有财产的结果将通过指挥平台予以反馈,要求执行法院限期控制。而申请执行人也可以在获得被执行人财产线索时申请恢复执行,申请恢复执行期限不受诉讼时效限制。申请执行人符合司法救助条件的,在执行不能的情况下,还可以申请司法救助。

对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是客观执行不能的司法现象,是法律逻辑上的执行不能,也是尊重法院判决的延伸。